《我的入党故事》征文——李复茂《我的入党故事》

信息来源:发布日期:2017-09-27 10:25:02浏览次数:

  我叫李复茂,1972年3月参加工作,大专学历,中高职称,1988年5月入党,党龄28年。

  说起我的入党经历,颇有波折。

  我于“火红的大跃进”年代入学,从小受党的教育和毛泽东思想的熏陶。刘胡兰、雷锋、王杰、欧阳海、焦裕禄等英模人物的事迹充盈我的整个学童时代。“雷锋出差一千里,好事做了一火车”。“焦裕禄心里装着全县人民,唯独没有他自己”。“刘胡兰十五岁入党,最后一块铜板交党费”。……,这些英模人物的光辉形象,时常在我脑海萦绕。那时,我是多么羡慕这些英模,多么渴望有一天能加入党组织,成为这先锋队组织中的一员,但,那是只是一个朦胧的梦!

  在学校,我一直是“学习尖子”,学生会干部,三好学生,十六岁就加入了共青团。是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影响了我,培养了我,造就了我。我对英模人物充满敬仰,对毛泽东充满崇拜,对党充满感情,在我幼小的心灵中也埋下了入党的种子。

  我生不逢时,命不走运。“十年浩劫”之初的1966年终结了我的学生生涯,也使我的大学梦化为泡影,但我对党的深情却一如既往,忠心不变。中学毕业后,我回村务农,并加入了当时的“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”(村莱芜梆子剧团)。凭借我的文化功底,表演天赋,我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舞台形象。大闺女、小媳妇、老太太、生、旦、净、丑样样演过,且演啥像啥,一时成为村里的文艺骨干,在七里八村小有“名气”。并与此时进入村团干部,担任团的领导职务。此时,我的入党欲望开始萌动。1970年8月的某一天,我冒昧地向村党支部第一次递交了入党申请。当晚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党组织批准了我的入党请求,书记亲手把一枚鲜红的党徽别在我胸前……。我激动万分,高兴得手舞足蹈,竟踢醒了同被窝的弟弟。我惊醒后,眼里含满泪花,胸口仍然“咚咚咚……”地跳个不停,我多么希望好梦成真啊!

  几天后,书记打发人把我叫到办公室,不冷不热地说:“鉴于你父亲的历史问题,支部没有通过你的入党申请,你拿回去吧。”随手把申请书丢给了我。我拿起它,眼前一黑,差点跌倒。我父亲在1947年的“白色恐怖”时期,因党组织瘫痪,组织关系失迷。“文革”中被划为“叛徒”,“阶级异已分子”。是啊,在那以“阶级斗争为纲”,“唯成份论”的年代,我这“黑五类”的后代还想入党,简直是异想天开,白日做梦!我拿着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,满含泪水,天旋地转地来到村前的小河边,抱头痛哭。我的一腔热血被一瓢冷水浇透,我把它撕得粉碎,使劲抛入河中,随着它的付之东流,我的入党梦彻底破灭了,从此,再不敢提“入党”二字。

  1972年3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村联中的校长王子根找到我,让我替一位待产的教师代56天的课。孰料,代课期间,公社“文助”王其相与教委的几个领导听了我的几节课,发现我还“是个人才”,“很有培养前途”。没等代课期满,就将我转成了“民办”。(这一切村领导都不知道)在当时,虽然民办教师地位低下,待遇微薄,却也算是令人羡慕的“美差”—工作清闲,风不着,雨不着,多少还有两个补助,享受生产队中中等劳动工分补贴。这项工作的得来,对咱这一无靠山,二无背景,三还是“黑五类”后代的人来说,实属天降馅饼。因而我万分珍惜这一工作,一朴实心地靠在教学上。工作中我虚心请教,不耻下问,早出晚归,精心备课、精心上课、精心辅导、精心批改学生作业,工作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处处为人师表,率先垂范,教育成绩一跃再跃。我曾连续十几年被评为镇级优秀教师,连年多次获教学成绩优秀奖。工作上的成就感,使我越干越带劲,同时又一次燃起我入党的欲望。

  1980年3月,我又一次向党组织(学区教育总支)递交了入党申请。领导充分肯定了我的思想觉悟,工作业绩和积极向组织靠拢的精神,并热情地说“好好努力,会有希望的”。领导给我吃了颗“定心丸”,我只好耐心地等待着……。当时,教育上人才济济,但镇党委每年分给教育上的入党指标少之又少,且民办教师受村、镇两级管理,即使学区、教委同意,过不了村级这一关也白搭。再说,民办与公办的身份有“天壤之别”,同样条件,公办能行,民办就属“另类”了。就这样,我苦苦等待了两年后,杳无音信,我的入党之事又一次石沉大海。

  到了1984年底,我通过四年的高师函授,顺利地拿到了毕业证,同时被当时泰安大市组织部择优录取为国家干部(公办教师)。此刻,我真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—我终于成为名正言顺的人民教师了!从此,我工作热情更加高涨,教学更加尽职尽责,教学成绩更加突出。我送的二十多个毕业班考试成绩、录取率一直名列全镇前茅。同时,我还被推选为镇中学语文中心教研组组长,常年参与中学语文教师的业务培训、辅导,成为全镇的教学能手,业务骨干,学科带头人。在努力学习教学业务的同时,我也时常注重思想政治学习,多次翻阅党章内容,了解党的基本知识,对党的感情进一步加深。一次我看到一册《入党知识问答—早日站在党旗下》的辅导读物,有一段结尾写到“党组织的大门,始终向着她的忠实儿女敞开着……”。我顿时热血沸腾,再次勾起了我入党的渴望。当晚灯下,我又一次拿起笔,饱含深情的写下了我的第三份入党申请书,那天是1987年5月2日。这次递上申请后,经过党组织一年的培养考察,终于于1988年5月4日,批准了我的入党请求,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,实现了我梦寐以求的愿望。当我举起右手,握紧拳头,面对党旗,壮严地喊出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的利益牺牲一切,永不叛党”的誓言时,我满含热泪,几度哽咽,当晚,我彻夜未眠。“党啊—妈妈—您的忠实儿女终于拥入您的怀抱了!”

  入党后,我按党章规定,时时以合格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政治上时刻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,思想觉悟、工作能力、教学业绩又迈上新台阶。以后又走上了中学教导主任、中心小学(兼学区)校长,镇教委教研员等领导岗位。后又被镇党委选调到镇党委、政府工作。曾任党总支副书记,司法所长、文化站长、党校校长等职。在任党校校长期间,我参与了镇党委每年的纳新党员培训工作,并担任主讲教师。我凭借熟练的党建理论知识,扎实的教学功底和较强的语言表达能力,顺利担当重责,期期圆满完成培训任务。受到党委、学员一致好评。我退休后,党委还四次聘我为党员培训教师。这样,我连续十二年为党委培训入党骨干。学员达到八百余人。现在,苗山镇村级两委的任职干部,多数是我培养出来的党员。看到一批批年富力强、朝气蓬勃、思想觉悟高、工作能力强的党员,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党和人民做出的杰出贡献,我感到由衷的欣慰和自豪!

  现在,我因年龄原因,已退休多年,但我一时一刻也没有放弃党的理论知识的学习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。我决心遵照党中央的要求,坚持“两学一做”,重温入党誓词,不忘初心,发挥余热,奉献余生。以实际行动为党增光,为党旗添彩,做一名名副其实的合格党员。

莱城区苗山镇教育退休教师  李复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